远程视界危机追踪:创始人“早有窟窿”?谁在救火?麻烦何时结束_管家婆特码资料
专业建站系统 - 打造最好的网站内容系统!

http://curetro.com

当前位置: 管家婆特码资料 > 财经 > 远程视界危机追踪:创始人“早有窟窿”?谁在救火?麻烦何时结束 远程视界危机追踪:创始人“早有窟窿”?谁在救火?麻烦何时结束

远程视界危机追踪:创始人“早有窟窿”?谁在救火?麻烦何时结束

时间:2018-04-21来源: 作者:admin点击:
远程视界危机追踪:创始人“早有窟窿”?谁在救火?麻烦何时结束?||调查 2018-04-2112:24来源:无冕财经卫生医疗健康/租赁 原标题:远程视界危机追踪:创始人“早有窟窿”?谁在救火?麻烦何时结束?||调查一边是代理商、医院上门讨债,政府部门介入;一边是债务解决方案曝光,投资人走上前台

远程视界危机追踪:创始人“早有窟窿”?谁在救火?麻烦何时结束? || 调查

2018-04-21 12:24来源:无冕财经卫生医疗健康/租赁

原标题:远程视界危机追踪:创始人“早有窟窿”?谁在救火?麻烦何时结束? || 调查

一边是代理商、医院上门讨债,政府部门介入;一边是债务解决方案曝光,投资人走上前台救火。自2月9日无冕财经发布《追债远程视界:估值66亿的医疗独角兽,商业模式有没有问题》以来,诸多媒体跟踪报道,揭开了远程视界债务危机的面纱。本期文章,无冕财经将追溯远程视界创始人韩春善在东亚医讯、中国导医网的往事,努力还原远程视界债务危机的前因和现状。

本文由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原创并首发,作者:叶万,编辑:陈涧,实习生:佘铠怡。

“我不相信他们会付利息本金。”4月18日,与远程视界签了代理商退出方案以后,代理商刘红两次对无冕财经说。

4月以来,数十位代理商聚集在位于北京市丰台区万开基地的远程视界总部,他们中有人身穿黄马褂,有人手举横幅或白纸,上有“远程大骗子还我血汗钱”字样,有人则干脆睡在办公室日夜守候。直至4月9日,该公司董事会发出《致代理商伙伴的一封信》,提出分期退款、担保借款、债转股等代理商退出方案,讨债者仍未散去。

在远程视界总部门前的“北京远程黄马甲讨伐队”,图片由代理商提供。

据刘红及多位在京讨债的代理商提供的消息,4月13日-17日,新疆、内蒙古4个地区的公安经侦人员相继抵达远程视界总部,连续多日对远程视界高管、代理商进行问话。

与此同时,在远程视界集团党总支书记、“代理商退出专项工作组”组长杨国明发起的微信群“代理商联盟”,以及代理商自发组建的微信群“全国代理商1群”内,远程视界董事长韩春善此前任职总经理的中国导医网被多次提及,有代理商曝出:“有个做过导医网的,交了80万,打过韩春善,现在钱也没要到”。

难道,远程视界创始人韩春善“早有窟窿”,危机的种子早已埋下?

东亚医讯往事

“此造财杀逞肆,早运北方水地,印助比帮,医学院毕业,壬寅,食神制杀,任阜阳市某医院院长,癸运,劫刃帮身,创办远程视界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一举成名。今年丁酉,年酉冲克运卯,金木大战,有伤仁义,引发不利他的传言。”

2017年9月8日,新浪博客“杨森批八字”发出这条博客之时,韩春善已经是远程视界的董事长,但危机也已开始露头:公司内部,资金链紧张,投资搭建的金融平台“阿米粒”上线不久,就出现“不稳定”情况,被员工吐槽无法支取工资;在外部,代理商讨债的消息不时出现。

如今看来,“杨森批八字”这篇博客涵盖了韩春善从医学院毕业、任阜阳市某医院院长、创办远程视界的经历,但漏了韩春善创办远程视界前的一段工作经历。

公开资料显示,2007年1月至2012年12月期间,韩春善担任东亚医讯(北京)网络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亚医讯)、中国导医控股集团、中国导医网总经理,“管理公司总部团队约300人,全国各省市县分公司500余家”。

2009年,西部某省的王逸接到一位自称东亚医讯招商员的来电。王逸在电话中被告知,通过代理东亚医讯在当地的业务,建立地区导医网,“躺在家里,有会员就能收钱”;但同时,若要代理多个地区,王逸需要缴纳代理费近百万元。最终王逸决定出资近30万元,与其他两人凑足80多万元,签下省代理合同。

但是直到后来王逸才发现,东亚医讯与不少代理商都出现了合同纠纷,其中一个案例,是陈宪富于2013年开始的维权。

在陈宪富与东亚医讯合同纠纷案的一审、二审裁判文书中,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均认定:东亚医讯自行授权他人在上饶市建立县级健康工作站的行为严重违反合同约定,且未依照合同约定履行四项合同义务,导致陈宪富无法行使独家代理权利并正常开展经营活动。最终该案一审、二审均判定陈宪富胜诉,解除双方于2011年8月签订的合同,要求东亚医讯公司退还健康管理平台建设费20万元。

韩春善在东亚医讯期间,该公司曾出现一个区域独家授权多个代理商的行为。

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通过查阅工商信息查询平台启信宝、天眼查等还发现,2015年起,东亚医讯与陈宪富、朱继亮、张振雷等8名代理商的合同纠纷案件相继被法院公告。

东亚医讯与部分代理商之间的纠纷裁决记录,来自天眼查。

根据法院公开的案情,除了移交其他法院审理而未公开的3起案件外,东亚医讯主要由于以下问题被起诉:

1.东亚医讯向代理商收取区域独家代理费,承诺履行向其代理医院投放医疗设备、为其建设当地导医网、提供培训服务、回购其公司股份等义务;

2.在独家代理合同签订后,由于东亚医讯自行签定其他代理商、设备不按时到位、以上市为由拒不回购股权等原因未能履行合同义务,代理商要求退款;

3.在与代理商达成退款协议后,东亚医讯公司又屡次推诿、不及时退款。

王逸遇到的情形与上述问题相像,但他的选择是进京讨债。时隔六七年再回忆当时讨债的情景,王逸描述:“另外那两个人在哪里呆了半年,就天天在那盯着”;至于讨债者的人数规模,他用“有时开会的时候几百号人”来形容。

有远程视界代理商评论认为,东亚医讯的招商代理模式与远程视界类似,甚至出现问题的原因和处理方法都有共通之处。

据华南地区一位代理商反映,其与远程视界眼科医院管理有限公司签下某市区独家代理合同后,才发现市内一家医院的眼科项目已由该公司签约的该省独家代理商运营多时;但即使该省代理商早已签约,其签下的两个医院,一个设备未到齐,“一个一年换了七八个经营主任”。

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注意到,东亚医讯现已更名为“北京导医网科技有限公司”,查询启信宝发现,该公司当前有“未履行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失信记录2条、“公示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等经营异常信息3条,股权出质记录4条。

网上流传的一份名为《眼科合作项目要点》的培训文件显示,远程视界创办之初,除韩春善外,22位部门总监及以上级别的高管中,有10位曾在东亚医讯、中国导医控股集团任部门经理以上职务。另外通过工商信息查询系统发现,韩的前妻、现任远程视界高管的郭小卫,也曾是东亚医讯子公司东亚视讯的股东。

“看到这个导医网,我冒冷汗。”一位代理商在远程视界集团党总支书记杨国明组织的微信群中说。在查询到韩春善曾任职的东亚医讯、中国导医网与其代理商的诉讼记录以后,另一位远程视界代理商对此次讨债感到失望:“有个做过导医网的,交了80万,打了韩春善,现在钱也没要到,我们钱估计没戏了。

是谁在救火?

4月9日,远程视界集团召开董事会,会后发布《致代理商伙伴的一封信》,并宣布以杨国明为组长成立专项工作组,专门处理代理商退出问题。随后,杨国明发起处理代理商退出问题的微信群“代理商联盟”。

然而部分代理商并不认为杨国明拥有解决代理商退出问题的实权,此前曾有人在该微信群向杨国明喊话:“杨书记,给老韩带句话,代理商这一关他别想过去。”杨国明曾自嘲:除了我这个大傻帽,谁会接盘处理代理篇(注:原话如此,推测应为代理商)退款的事?

还有部分代理商进一步质疑,随着投资人进入及掌控财务,原高管团队失去了公司控制权:“韩春善我们不想见,他说不上话”、“她(指郭小卫,原先主管财务)说她现在管行政和人事”。

据多位代理费数额较大的代理商反馈,4月17日他们已与远程视界投资人刘勇展开面谈,但被告知没钱退款,“现在的钱是打算拿来盘活公司的”。

公开资料显示,当前天津北昌科技中心、上海友安医院管理有限公司分别占远程视界集团35%、15%的股权,持股50%的韩春善仍为第一大股东。那么,这个刘勇究竟何许人也?

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查询启信宝、天眼查等发现,除母公司远程视界集团外,远程眼科、远程心界、远程金卫、阿米金服等远程系子公司背后,均有曲明光、刘勇、刘敏等人的身影出现——目前,曲明光任远程视界集团副董事长、刘勇任董事。

曲明光在远程视界集团及其子公司中的占股未有直接体现,但刘勇的占股路径相对清晰:通过其任股东的天津北昌科技中心,以及任法人的上海友安医院管理有限公司,刘勇与刘敏、马琳娜共同持有远程视界集团合计50%的股份;另外,刘勇与刘敏还作为金杭冀(天津)科技发展中心、天津和卓融企业管理咨询中心的股东,通过这两家机构投资北京金宏大投资管理中心(曾用名:北京金卫远程投资管理中心),进而掌握了远程眼科19.05%股份、远程金卫20%股份、阿米金服35%的股份以及远程心界20%的股份。

工商信息还显示,曲明光、刘勇2人目前共同任职、参股的企业众多,其中又以“中工”开头命名的企业为主,包括中工盛唐张家口物业服务有限公司、中工天富(杭州)置地有限公司等。

曲明光、刘勇任职及参股公司情况,资料来自天眼查。

而根据韩春善3月底在公司内部会议中的讲话,“两位投资人曲总和刘总”分别在2015年投资远程眼科2亿元,2016年投资远程心界1亿元,后又投资远程金卫8000万元。

综合以上信息,韩春善所说的曲、刘两位投资人,极有可能就是远程视界在工商系统中的两位股东高管,亦即代理商描述的投资人曲明光和刘勇。

据远程视界员工与代理商的通话录音,以及代理商的直接反馈,该公司的资金链危机早在2017年7月就已出现,当年第四季度资金链出现断裂。此后于2017年10月,远程视界集团曾召开优质代理商大会,韩春善亲自组建微信群沟通解决代理商问题。

彼时,有代理商提出要求“公司分类管理专款专用”,“结果群解散了”。

2018年春节前后,远程视界集团资金紧张、员工工资无法正常发放,曲明光和刘勇伸出援手,根据韩春善的讲话,“春节大概借给我们公司五六千万,春节后目前大概借款是4000万”。几乎同时,2月初,两位投资人的名字开始出现在远程视界的股东高管名单中。

进入3月底4月初,员工开展讨薪行动后,代理商、租赁公司、医院闻风而动,远程视界的资金链问题愈发严重。两位“救火”的投资人曲明光、刘勇,也逐渐从幕后走向了更前台。

麻烦未结束

发放2月基本工资和报销后,目前远程视界员工的讨薪行动已告一段落。如何解决代理商退出问题,如何结束与医院、租赁公司的三角债务纠纷,进而如何盘活整个公司,是当前远程视界管理层面临的最大考验。

在4月9日公司发布的《致代理商伙伴的一封信》中,远程视界为代理商提供了分期退款、担保借款(公司承诺将支付本息)、债转股等退出方法,还重申了远程视界“二次创业”的愿景。

刘红属于代理费数额较大的代理商,最终她要求退还的代理费分为抵扣设备、分期付款以及担保借款共三部分偿还。但正如本文开头所述,签订借款合同时刘红虽已做好自行还付本息的准备,但她仍不甘心:“最少有个证据,他欠我的钱。”

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了解到,4月19日、20日,聚集在北京的代理商大都签订了分期付款或担保借款的合同,部分代理商表示将离开北京返回住地。但是,远程视界的麻烦可能还未结束。

代理商微信群内传出的一份文件显示,《人民日报河南分社曾在4月9日向河南省卫计委发出《关于预警“北京远程视界集团公司”涉嫌欺诈的通报》,并表示继续关注事件的后续进展。接到通报后,河南省卫计委亦要求下属单位对各辖区内医疗机构与远程视界的合作情况“进行调查”并上报。

《人民日报》河南分社的通报。

另据代理商反映,此前,四川、河北、湖南等地的卫生部门已对远程视界在辖区内的活动展开排查;4月13日起,接到辖区内医院报案的新疆、内蒙古多个地区,相继派出公安经侦人员抵京,进入远程视界集团总部了解情况。

另外,无冕财经注意到,此前法院公告起诉远程视界的租赁公司中,目前虽然已有部分撤诉,但仍存在数十起合作医院起诉远程视界及其下属公司的诉讼公告。

政府部门介入之下,4月15日微信公众号“远程视界集团”曾发布《38家租赁公司齐聚远程鉴定合作不动摇》的声明,指出“目前远程视界集团累计为医院垫付租金38.26亿元,给医院垫付保证金10亿元”,而通过4月14日与38家租赁公司开会讨论,远程视界集团拿出了“回租、展期延期”、“加大设备发货力度”、“寻求资金支持”共3个解决方案——“这将基本解决了8成以上的设备租赁公司和医院出现的逾期问题。”

据代理商提供的最新消息,继员工讨薪、代理商讨债之后,由远程视界合作医院的代表组成的“全国院长维权群”,目前总人数已发展到150人以上。对远程视界提出的上述解决方案,医院代表并不完全认可。4月19日,有医院代表在上述微信群呼吁“让他们拿出切实可行的书面方案”。

4月21日上午9时,远程视界组织合作医院代表召开“院长会议”,但截至中午12时,无冕财经仍未收到更多实质性信息。不过此前,曾有医院代表在院长维权群内表示“最好有律师和记者参与”。

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相关人士分析,代理商欠款并非远程视界当前最主要的债务,“按照150人,每人50万,也就七千多万,实际应该没有到这个额度”;但根据他的保守测算,“按照400家医院,每个项目1000万评测”,远程视界对医院、租赁公司的债务可能达到40亿元。

对这只医疗“独角兽”来说,真正的麻烦恐怕才刚开始。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刘红、王逸均为化名)

版权声明

文由无冕财经原创,版权归无冕财经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商务、内容合作,请联系小冕(微信号:xiaomian0504)。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分隔线----------------------------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